手机版 | 关注微信
百街秀微信公众号:bjxyule

网站首页 娱乐排行榜 小说排行榜 正文

娇宠小说完整版 热门言情小说推荐

百街秀 2022-08-22 小说排行榜

  隆冬时节,寒风夹杂着雪粒子打在身上,是刺骨的冷。

  沈妙澄赤着一双脚,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件薄薄的长裙,许是冷,她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,一张脸亦是被冻得青白,没有丝毫血色。

  许是察觉到了这一份寒意,怀里的婴儿啼哭起来,她轻轻地拍着怀中的襁褓,柔声哄着:“乖,不要哭,娘在这。”

  她抱着孩子上了城楼,这里是整座皇宫最高的地方,摔下去,就会粉身碎骨。

  沈妙澄抬眸,见漫天的雪花洁白而轻盈,从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,她微微笑了,与怀中的女儿呢喃道:“小橙子,你快看, 下雪了,娘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雪了。”

  “娘娘,娘娘您快回来啊……”淳儿带着人追了上来,看着沈妙澄抱着孩子摇摇欲坠的站在那儿,只吓得脸色煞白,带着哭腔大喊:“娘娘,您快回来,等皇上见了,他该有多心疼啊!”

  沈妙澄听着淳儿的话,只微微笑了,她做了个“嘘”声的手势,道了两个字:“你听。”

  淳儿亦是听到了那一片丝竹之声,她知道,那是自琳妃宫里传来的,琳妃上月被诊出了喜脉,宫里去庆贺的人络绎不绝,就连皇上,这几日也一直都待在那里。

  “娘娘,咱们有话好好说,小公主还那样小,她经不得这样折腾……”淳儿又急又怕,忍不住呜咽了起来。

  沈妙澄摇头,她的目光向着怀中的女儿看去,就见婴儿粉嫩的脸颊上沾了些许的雪花,却更显得无辜与皎洁。

  “她像我吗?”沈妙澄问。

  “像,像极了您,皇上最疼咱们小橙子了。”淳儿簌簌发抖,几乎哀求般的看着沈妙澄。

  沈妙澄又是嫣然一笑,她抱着孩子似是还想再说什么,却听一道熟悉的脚步声向着城楼大步而来,她抬眸看去,第一眼便看见了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。

  他是武将出身,步伐凌厉而迅速,只将一干后妃与侍从遥遥甩在身后,他登上城楼,一眼便看见沈妙澄立在那儿,寒风吹起她的裙角,似是随时都能将她吹走一般。

  梁世中的黑眸既惊且怒,他压抑着自己的怒火,只冲着沈妙澄喝道:“你又在发什么疯?赶紧把孩子抱回来!”

  沈妙澄见他欲要上前,只抱着女儿无声的向后退去,身子已近乎悬空。

  梁世中果然停了下来,他的黑眸透着肃杀之意,只望着沈妙澄的眼睛,与之一字字道:“你再敢往后退一步,朕杀光你沈氏所有的人!”

  沈妙澄听着他的话,却是莞尔一笑,她迎上男人的目光,和他十分轻柔的说了句:“你杀了我阿爷,逼死了我阿娘,你还杀了骏生,你杀了我最爱的人,那我也杀了你最爱的人,我把这个孩子杀给你看看,好吗?”

  说完,沈妙澄举起了怀中的襁褓,因着下过雪的缘故,城楼上格外湿滑,梁世中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脚下,见她举起了孩子,作势要将女儿扔下去,男人眸心欲裂,几乎是吼出了她的名字:

  “沈妙澄!”

  沈妙澄看着他如此,便是忍不住甜甜地笑了。

  “你有怨尽管往我身上撒,你不要拿小橙子撒气。”梁世中眸心血红,女儿细弱的哭声犹如一根根尖锐的针,不停地刺着他的心。

  “沈妙澄,皇上膝下儿女双全,别说本宫为他诞下的二子一女,如今就连琳妃也怀了身孕,你所生的不过是个丫头片子,皇上如何稀罕?本宫劝你还是赶紧把孩子抱回来,不要拿孩子来要挟皇上,做这种蠢事。”朱成静亦是在宫女的搀扶下赶到了梁世中身边,她面含威色,与沈妙澄开口。

  “是吗,梁世中,你不爱咱们的女儿吗?”沈妙澄眸心莹亮,她将孩子抱回胸前,仍是笑盈盈的向着男人看去。

  “够了!”男人的声线隐忍到了极点,他缓缓伸出胳膊,一步步的向着沈妙澄走去,沙哑着声音与她道:“回来,到我身边来。”

  沈妙澄笑意柔和,她看了眼怀中的女儿,满是爱怜的说了句:“好孩子,娘会陪着你,你不要怕。”

  说完,沈妙澄抬眸向着梁世中看去,在她雪亮的目光下,梁世中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子,他看着她的眼瞳缱绻,就那样凝视着自己,和他又轻又柔的说了句:“梁世中,如果有下辈子,下下辈子,我生生世世都不要再遇见你了。”

  沈妙澄说完,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,只抱着孩子纵身从城楼上跳了下去,耳旁的风声呼啸着,她紧紧地抱着孩子,依稀听着朱成静大喊了一句:“快拉住皇上!”

  透过茫茫风雪,她看着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飞奔了过来,那样多的人拉住了他,他们似乎都忘了,他曾是前朝的大将军,曾以庶民之身立下赫赫战功,他曾掌管天下百万兵马,并最终弑君夺得了天下。

  他若真的想跳,就凭那区区几个侍从,又哪里能拦得住他。

  沈妙澄模模糊糊的想着,在意识即将离去的瞬间,她听见有人嘶哑着声音厉声喊了一句她的名字——

  澄儿!

  她看着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挣脱了所有人的束缚,竟是跟着她跳了下来,她看着他的面容越来越清晰,看着他向着自己伸出了胳膊,意图将她们母女抓回去。

  她的身子仍是迅速的坠落着,他终是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,将她和孩子均是紧紧地护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他的眼瞳如墨,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,在这一刻,许久之前的记忆犹如雪花般涌进了脑海,她想起许久之前,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年……

  那一年的京师,雪下得格外的早,一场大雪过后,偌大的一座宫城中皆是一片白茫茫。

  高公公领着几个内侍立在元和殿外,只不住的踱着步子,引颈张望着,蓦然,就听得身后传来一记清脆的笑声,紧接着头皮一凉,头上的巧士冠已是被人夺了过去。

  高公公连忙回头,就见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少女,披着一件薄绒昭君氅,那大氅颜色鲜红,犹如一团明亮的火穿在她身上,只将那白皙的肌肤衬托的越发晶莹起来,高公公瞧见她,眸中的怒火顿时散去,就连神色间也是软了下来。

  “我的祖宗,这大冷的天,您怎么出来了?”高公公上前,从沈妙澄手中讨回了巧士冠,覆又戴在了头上,见沈妙澄孤身一人,又是言道:“王公公和朝云哪去了,您怎就一个人?”

  “我是偷偷跑出来的,”沈妙澄笑了,秋水般的瞳仁中闪烁着小小的得色,“外面天冷,嬷嬷和朝云姐姐都不许我出来,可我想阿爷了,我要来见阿爷。”

  “您还是赶紧儿回自个宫里,大将军今天要来觐见皇上,皇上可是没空瞧您。”高公公压低了声音,一面说,一面将视线向着殿外看去,见并无梁世中一行的身影,才微微放心。

  “大将军?”沈妙澄眼睛一亮,脱口而出了一个名字:“是梁世中吗?”

  “公主,可万万不能直呼大将军的名讳!”高公公吃了一惊,立时低声阻止。

  沈妙澄明净的脸庞上满是不解:“为什么不能,他是阿爷的臣子,我喊他的名字怎么了?”

  高公公动了动唇,望着眼前这粉雕玉琢般的小人,只觉那些朝堂中的暗涌诡谲实在无法与她说个分明,只得叹了口气,谆谆叮嘱道;“公主,大将军掌管天下兵马,就连圣上也不得不让他三分,您日后提及大将军,可一定要小心,万万不要有任何不敬之语,不然让那些密探听去,传进大将军耳里……”

  “这些话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啦。”沈妙澄看着高公公那副郑重其事的样子,竟是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她这一笑,简直如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般,只让高公公看的呆了一呆,又见沈妙澄压根不曾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,高公公急的跺了跺脚,刚要派人将沈妙澄送回宫,却听外面遥遥传来内侍的行礼声,接着便是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向着这边走来,粗粗听下去,怕是有数人之多。

  听这动静,高公公面色一变,让沈妙澄离开已是不及,高公公心思一转,只忙将沈妙澄的身子躲在廊后,与之嘱咐道:“您乖乖在这里呆着,千万别出来,别让那些将军们看见您。”

  沈妙澄有些茫然的看着他,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。

  高公公最后看了她一眼,方才领着人匆匆向着殿外迎去,沈妙澄老老实实的躲在廊后,就听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的心口砰砰跳着,终是按奈不住,悄悄从廊后探出了脑袋,她看见高公公毕恭毕敬的领了数人向着这边走来,那些人俱是身材高大,面露风霜之色,与她在宫里所见过的男人都不相同。

  沈妙澄不由自主的有些好奇,很快,她的目光便轻而易举的被其中的一个男子吸引了过去。

  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他虽与旁人一样的走路,可他的步伐,举止,气度,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威势,浓厉的剑眉下,一双黑眸深不见底,许是因着入宫的缘故,他并未身穿戎装,而是穿了一袭暗色箭袖劲装,腰间束着一条深色祥云锦带,使原本便挺括的身形越发的英武逼人。

  刚踏入御园,梁世中便发觉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,男人不动声色,唯有一双黑眸向着沈妙澄藏身的地方看去,一旁的邵子成当下会意,大喝道:“是谁躲在那里?”

  话音刚落,沈妙澄便觉眼前寒光一闪,邵子成已是拔出了佩剑,向着她刺来。

  “邵将军不可!”高公公大惊,哑声喊道:“那是昭阳公主!”

  闻言,梁世中黑眸微动,兔起鹘落间,几乎无人看清他是如何出的手,邵子成手中的长剑已是被他夺下,还剑入鞘。

  沈妙澄的一颗心兀自怦怦跳着,全然不知电光火石间自己已是在鬼门关前打了个转,她看着众人皆是向着这边看来,晓得自己已是被人发觉,索性深吸了口气,从廊后走了出来。

  众人看着自白雪皑皑中出现的少女,皆是觉得眼前一亮,她的肌肤白皙细腻,仿若是冰雪做的,吹口气便能融化,而那双眼睛则如明矾澄过的清水,纯净的让人看上一眼都觉得会弄脏了她,她站在那,简直美好的如同小仙女般,令人不敢相信。

  ……

  小说内容精彩,喜欢的书友可以去看看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aijiexiu.com/xsphb/91395.html

关注百街秀微信公众号:bjxyule

微信公众号
最近发表
网站分类